新闻资讯

邮箱:admin@baidu.com
电话:400-123-4567
传真:+86-123-4567
手机:13988999988
地址:河南省郑州市新河区
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资讯 > 行业新闻 >

行业新闻

“作为中国最高学府之一的研究员

作者:秒速赛车 时间:2018-10-11 16:49

  塔玛拉·冈萨雷斯·艾斯特维兹2013年来到中国开始从事科研工作,得益于其在生物科技制药公司的工作经历。该公司是一家中古合资的高科技企业,主要生产单克隆抗体、治疗癌症和自动免疫疾病的疫苗

  来中国前,塔玛拉在古巴一家分子免疫研究中心工作。这是一所集研发、生产、商业化于一体的封闭循环式生物技术研究机构。塔玛拉在该机构指导高级细胞的培育、治疗癌症和其他自动免疫疾病相关产品的开发和生产。生物科技制药公司位于北京经济技术开发区。作为古巴行业工程师,塔玛拉向《今日中国》记者表示:“刚来工作时,便发现这个经济技术开发区内入驻了很多大公司,如赛诺菲、诺华、拜耳。因此,这些行业内世界主流公司能在此与中国本土制造相结合。”

  自2013年4月起,塔玛拉开始在中国生物科技制药公司工作,担任质量管控专家一职,以期在两年内提升部门的专业水平。“在这段时间中,我主要负责制定草案,以生效和优化单克隆抗体分析技术;采用新的试验方法,来生产终端产品并投放市场(产品在中国通过检验得以进行商业化运营)。”其间,能与中国的专家一起工作,她激动万分。同时,她也认识到了中国在生物科技方面和科学领域取得的快速发展和进步。“在中国工作的5年,我已掌握并能使用新的分析技术,运用基因工程和分子生物学方面的新知识。而这些领域也一直是中国大力支持的。”

  塔玛拉曾在科学类杂志上发表文章,其工作的团队也为生物科技制药公司成功获得一项新的专利。“作为中国最高学府之一的研究员,与世界级的高水平中国专家一起,对大型项目进行研发,这是我在中国获得的最好机会。”

  “2015年7月,我开始在清华大学化学工程学院的应用化学研究所工作,担任研究员一职。刘德华教授领导研究所共同致力于研究可再生能源的生物精炼,应用于生物能源和生物降解化学品的生产。”工作伊始,塔玛拉被中国科技部选定,参与外国青年人才研究项目

  “该项目的内容在当时还是一个未开发领域—微生物酶的生产和生物柴油提取过程中的应用;而研究所对我在项目中的工作给予了极大的信任。”塔玛拉埋头苦干,孜孜不倦。“这项工作要求在实际操作中保持高度严谨的态度并运用逻辑分析思维。”

  “坚持就是胜利”,这句耳熟能详的谚语很好地诠释了塔玛拉这位古巴青年科学家对工作的付出。“我们的项目已获得进展。这是一次独特而难忘的经历,为中国科学事业的国际化发展提供新的思路。可以说,现在清华大学就是我的家。”

  清华大学化学工程学院与20多所世界领先水平的大学有学术交流、人才培养和研究合作项目;同时,与重要的跨国公司、国企、中央和地方政府都有稳固的合作关系。近5年来,该学院发表了2200余项同行评议的研究工作,取得了22个国家级和省级科研奖励,358项专利、12个软件著作权登记和两项国际专利

  据清华大学官网介绍,该学院不断增加研究资金,目前包括74项竞争性项目的补贴,用于国家基础研究(973)和国家高新技术(863);119项补贴用于自然科学基金。同时,也确保了88个部长级和省级奖学金,持有335份国内行业合同和126项国际公司赞助的补贴

  塔玛拉与中国同事所做的研究也是中国政府大力支持的项目。她坚信,这份研究工作能造福全人类。中国科技部的这一项目旨在生产并定性一种微生物产生的特定酶,以证明其在生物柴油生产过程中可被用作催化剂

  塔玛拉认为国际科学家应该用自身的科学实力、自律意识和耐心工作,在中国的实验室中占有一席之地

  “在第十次世界生物能源专题研论会上,我简单介绍了这项研究。该研论会是一项国际主流科技活动,关注生物能源和生物技术,探讨生产技术、原材料、生命周期、新能源汽车、结构运转以及物流相关的问题。”此次研讨会于2016年12月9日至11日在中国广东省东莞市举行。会上,塔玛拉分享了他们的科研经验,也了解了来自中国和世界上其他科学家的工作。“我很高兴看到很多拉丁美洲专家也来参加此次研讨会。同时,我也在此次科学盛会上感受到各国科学家与中国合作的意愿”

  路漫漫其修远兮。塔玛拉的研究领域,尤其是可再生能源和应对气候变化方面,是相对较新的。“近期,我们正在深入研究。必须强调的是,中国在这两个领域取得进展的速度非常快。” 塔玛拉说

  塔玛拉工作认真细致,生活中也总是很平易近人。来中国以后,她游览了许多名胜,“如各大寺庙、长城、世界公园、奥林匹克公园、科技馆、故宫、艺术胜地、动物园、胡同以及像三里屯和王府井这样的著名景点。我还有幸到过天津和深圳。”

  在中国工作期间,塔玛拉自然也会思念远在古巴的亲朋好友,但她说,“我爱中国!在古巴时我就一直收看有关中国文化、烹饪艺术类的节目。现在,我对其中一个节目记忆犹新:《这就是中国》,该节目还在古巴教育频道播出。尽管我一直梦想去中国,但我从未想象过有近距离了解中国的机会。”

  在中国,塔玛拉也结交了不少好朋友。“安妮、杨、肖、何振华、丽娜等中国同事和朋友,尤其是石倩,在过去5年中都给予我很大的帮助。我们的友谊始于生物制药公司,时至今日我们依然亲密无间。石倩是我的中国妹妹,当我需要帮助的时候,她总在我身边,能让我第一时间联系到她。我提到的一些名胜便是她带我游览的。即使我已经离开生物制药公司,也即将迎来新的朋友,我希望我们的友谊能继续开花结果。”

  拉美国家的年轻人同样非常渴望来到中国,取得科研进展,而塔玛拉的中国经历已成为他们的榜样。“应该要做好充分的准备,因为中国并不是一个让人随意选择的目的地。目前,从诺贝尔奖获得者到来自科研发达国家的青年人才,你都能在中国的实验室中看到他们工作的身影。”可以说,中国科研资源丰富、国家创新意愿强烈,未来前景可期、振奋人心。“中国是21世纪世界瞩目的中心之一,也要求在华的外国科学家能有更出色的表现。”

  塔玛拉谈到,中国对外国人持欢迎和开放的态度。“我们国际科学家用科学实力、自律意识和耐心工作,在中国的实验室中占有一席之地。”中国给每一位科学家提供机会,让其能调用所有必需的资源开展研究工作。“当一个人的梦想,就像中国梦一样如此强烈的时候,不可能就变得有可能了。把不可能变为可能是每位科学家的梦想,更是中国的梦想。在中国,一切皆有可能。”